標簽: <span>自我覺察</span>

放下功利,收獲喜悅——我拍鳥的體驗(之二)

?在這個充滿競爭的世界里,我不少時候會做事情一不小心就變得功利起來。就拿拍鳥來說吧,在最初的新鮮的刺激過后,我就開始有點厭倦了拍普通的鳥。換句話說只有新鳥才會讓我興奮,或者只有可能拍出好照片的鳥才會讓我心動。 其實功利的體驗并不是很好。我記得有時候我和老公一起去拍鳥,我看他躡手躡腳地彎著腰、踮著腳尖去逐漸靠近白鷺這種我們已經拍出很多好圖的鳥兒的時候,我非常羨慕——我羨慕他還能夠這樣地投入其中,即使面對這樣平平無奇的鳥兒,還能夠如此享受。但與此同時,我自己卻難以有這樣的心情,我時常落寞地走在他...... 閱讀全文>

治好了我二十年的拖延癥——我彈琴的體驗

綠翅鴨(2019年攝影目標是至少拍到一種個人新鳥種,實際拍到十一種) 有些東西你選擇去無視它,然而它卻一直在那里存在著,就好像在提醒著你什么。對于我來說,就有一件這樣的東西——一把吉他。這把吉他距今有二十年了,是我在大學一年級的寒假(或者暑假)買的。到手后撥弄了幾天,還買了一本吉他書,但是除了能把音階彈出來之外,怎么也弄不明白怎樣掃弦,漸漸就放棄了,一放就是將近二十年。 開始的時候,這把吉他放在老家,吉他其實還是很占地方的,記得爸爸多次問我還彈不彈了,甚至建議我把它賣了。后來我就把它帶到了合肥,...... 閱讀全文>

我不愿當一個受害者

假如我選擇當一個受害者 很多事情便不用我去負責 我會傷心我也必然會失落 然而沒有責任我是輕松的 但我會無助 因為我的生活我不能把握 假如我選擇不再當受害者 某些時候我想要重塑自我 我會無力也會為過往自責 然而擁有希望我是主動的 但我會負重 因為每一天我都需要選擇 如果說受害者是一種軟弱 那這軟弱的盔甲保護過我 如果說不屈服也是種生活 那這最后的倔強鞭策著我 于是我決定 我不愿選擇當一個受害者 很多人會以受害者自居,不管是殺醫者孫文斌,還是普通的你和我。想我自己在2011年接受心理咨詢之前,我有過我像個受害者的...... 閱讀全文>

致女生:讓我們學著愛自己,而不是把自己放得很低

我常常覺得詫異,為什么有那么多優秀的女性,把自己看得那么低。就像……就像當年的我自己。 是因為外貌嗎?不對呀,這些自我價值感很低的人中,有不少人長得漂亮、身材也好。那是因為學歷嗎?不對呀,這些自我價值感很低的人當中,有不少人是碩士博士呢。那是因為能力嗎?不對呀,這些自我價值感很低的人中,有不少人能力卓越、收入頗豐。 看起來我們的自我價值感和這些外在表現并無太大關系,那么究竟是什么讓我們有這樣的感覺呢?后來我漸漸感覺到,這似乎跟我們早年的關系更加相關。如果你仔細來了解一下,你會發現這些人在童年...... 閱讀全文>

茶葉蛋和彩虹糖

我發現茶葉蛋是個很有意思的存在。早先有“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”說法讓人們經常把它掛在嘴邊,隨著時代的進步這個說法漸漸不怎么提了,本以為茶葉蛋將淡出人們的日常用語,回歸為一種普通的食物,沒想到前幾年它又在某臺灣教授和眾網友的共同努力下再次走紅…… 說起茶葉蛋我還真有一些想說的,我挺喜歡茶葉蛋的,比白水煮的有滋味多了。不過小時候家里在平時是不做的,只有到了春節才會煮上一鍋。這也是我們本地的習俗,家家戶戶都會準備一些。如果只是自家吃,那我對于茶葉蛋可能不會有多少特別的印象,但是重點就在于這些茶葉蛋...... 閱讀全文>

我愛芬達

在眾多飲料當中,唯有芬達最吸引我。本來也不覺得有什么特別,后來才發現我們對味道的感覺,也是跟關于它的記憶相關的。 可能是十二年前的國慶節期間,我坐十幾個小時的綠皮火車跋涉千里去找我的初戀男友。那個炎熱的下午三點,我拖著疲憊的身體,在出站口興奮地張望,尋找我熟悉的身影而不得,非常著急。那時候手機還并不普遍,我找到一個電話亭,用IC卡打到男朋友的宿舍,我詢問他是否還未出發,卻得知他下午一點便出發了。在石家莊北站的小小的出站口,我不斷環顧四周,忽然,他出現了!他手里拿了一瓶芬達,那是提前就為我準備...... 閱讀全文>

母愛的由來

我曾經以為只要生下孩子,就會自然而然地愛TA,然而實際上并不是這樣的。 和很多人一樣,我當年的結婚生子更像是一種未經思考的慣性。我會和大家一樣興奮地迎接孩子的到來,但是真的看到孩子的瞬間,我并沒有感到洶涌的母愛。我是說,我當然會照顧孩子,但是我并不是一瞬間就和孩子產生了緊密的鏈接,哪怕是在孕期就給胎兒唱了很多歌之后,這種鏈接也并沒有自然而然地出現。實際上我第一眼看到孩子,小小的她好像有點發紫,我聽說過嬰兒丑,但是我沒想到可以這么丑…… 對于我的女兒,其實我剛開始甚至有點害怕她,我不知道怎么抱她...... 閱讀全文>

焦慮與食欲

近來很喜歡研究美食,做飯已經成了我不可或缺的放松的方式。伴隨著不斷的反思和覺察,我好像最近才想起來1998年我上高一的時候,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非常焦慮。雖然外表看起來適應良好,學習成績也沒有問題,但是初次離開家在學校住宿,我的內心非常不安穩。如果要讓現在的我來看當時的自己,這種不安最容易從我的體重上反應出來。沒記錯的話,高一的第一個學期我長了好幾斤,真的有肉眼可見的體重變化。 想來那時候的條件很差,潮濕陰冷的宿舍,總是擁擠的水房,連桌椅都沒有的食堂。這物質條件的差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帶給我更多的影...... 閱讀全文>

重獲童真——我拍鳥的體驗(之一)

如今的心理學變成了一種流行文化(也是商機),網絡和實體都有大量的課程和培訓,比如各種微課。我見過一些花費不少時間和金錢來學習各種心理學課程的來訪者,這些課程包括戀愛技巧、為人處世的學問等等,其中一位告訴我,TA平常散步的時候都要帶著耳機聽這些課程,結果我想大家都猜到了——什么都沒有改變。至于培訓,我在網上看過一段某培訓班的視頻,一位外國友人照著PPT講課,他講一句,旁邊的翻譯實時翻譯一句,效率非常低下,而且那么短的時間也很難有深入的溝通,也許真正有吸引力的是培訓結束后可以拿到證書吧。 知識的普及當...... 閱讀全文>

你距離你的感覺有多遠?

在咨詢中,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,有一部分人在剛剛進入咨詢的時候距離自己的感覺很遠很遠,以至于他倒是感知不到那么多痛苦,更多的就是麻木。麻木到什么地步呢?除了記憶力下降之外,很多人還表示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,吃東西的時候都吃不出好吃不好吃,甚至拿著一袋零食忽然之間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吃完了,工作或學習的時候也動不動就發呆,總之就是一直“感覺不在線”的狀態。 “感覺不在線”有時候是一個危險的狀態,尤其是比如開車的時候,有的人會不小心追尾、甚至差點撞上人等。但是“感覺不在線”是一個對我們的保護...... 閱讀全文>

再談界線:對于“一鳥友不同意我們不要孩子”事件之補充

這個事情在《談界線和自我保護:你可以不同意》里面已經說過,這里再做一點補充。 首先,對于這位鳥友,我對她的印象 …

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1年11月)

最新收費標準請參考《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2年6月)》 魚樹心理于2021年10月對收費標準進行了 …

什么樣的心理咨詢才算是成功的?

作為心理咨詢的參與者,來訪者和咨詢師都很關注咨詢能否取得成功。我們的咨詢室成立以來接待過為數不少的來訪者,每一 …


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2年6月)

?繼2021年10月之后,魚樹心理的收費標準迎來了第三次調整。本次調整后,收費標準更加簡單,如下圖所示。 …

生活中的心理學:特別害怕麻煩別人怎么辦?

很多人都害怕麻煩別人,不愿意干擾別人,不愿意成為別人的負擔,擔心被拒絕,擔心被取笑,害怕尷尬,因此盡量減少某些 …

生活中的心理學:孩子和同學有沖突怎么辦?

前幾天談了一下幫助女兒克服啃指甲的一點心得,由于文章長度所限,沒能分享更多內容,今天我來分享一點在試圖克服啃指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