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簽: <span>抑郁癥</span>

泛濫的抑郁癥:是矯情還是真的困難,到底怎么辦?

“他們都不喜歡我, 他們都說抑郁癥只是想不開,是我矯情” 抑郁癥患者的家屬有很多也潛伏在這樣抑郁癥的群體中,他們會說“如果不從奉獻的角度去思考,而一味考慮別人對患者的寬容,抑郁癥永遠不會好,吃一輩子藥也不會好,經濟的負擔是次要的,精神的負擔無法磨滅,我有時做夢都巴不得她死掉,但不可能,醒來我還要去面對”這類的話。 我非常非常相信抑郁癥患者的家屬是希望他們的親人好轉的,然而只是他們沒有能力幫助到親人們,所以現實生活中抑郁癥患者的生存狀況非常艱難,而且現實生活中人們遠沒有網上對抑郁癥那么接納,更...... 閱讀全文>

最近在看紅樓夢,不過我還是來說說抑郁癥吧

這幾天在重溫紅樓夢,既不是看書也不是看那個神一般的電視劇,而是選擇了小眾的1989電影版,導演是謝鐵驪。 太虛幻境 開場是西游記既視感,如果截個圖說是西游記我還真信了呢。不過這只是太虛幻境而已,電視劇版沒有拍出來。當然了今天主要不是談紅樓夢,我實際上是想說說抑郁癥的。 《紅樓夢》是一本殘書,因此林黛玉到底是這么死的有不同的說法,一般說法是病死,但是也有自殺(沉湖)說的。有人說林黛玉死于重度抑郁,我覺得這個說法沒毛病。 回憶一下典型的情節,基本上都是這個節奏: 第一步:林黛玉因為某事而郁悶傷心(事...... 閱讀全文>

再談界線:對于“一鳥友不同意我們不要孩子”事件之補充

這個事情在《談界線和自我保護:你可以不同意》里面已經說過,這里再做一點補充。 首先,對于這位鳥友,我對她的印象 …

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1年11月)

最新收費標準請參考《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2年6月)》 魚樹心理于2021年10月對收費標準進行了 …

什么樣的心理咨詢才算是成功的?

作為心理咨詢的參與者,來訪者和咨詢師都很關注咨詢能否取得成功。我們的咨詢室成立以來接待過為數不少的來訪者,每一 …


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(2022年6月)

?繼2021年10月之后,魚樹心理的收費標準迎來了第三次調整。本次調整后,收費標準更加簡單,如下圖所示。 …

生活中的心理學:特別害怕麻煩別人怎么辦?

很多人都害怕麻煩別人,不愿意干擾別人,不愿意成為別人的負擔,擔心被拒絕,擔心被取笑,害怕尷尬,因此盡量減少某些 …

生活中的心理學:孩子和同學有沖突怎么辦?

前幾天談了一下幫助女兒克服啃指甲的一點心得,由于文章長度所限,沒能分享更多內容,今天我來分享一點在試圖克服啃指 …